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 A+
所属分类:博文

好像说起青春期的故事,再难打开的话匣子都会被吐的稀烂,可吐来吐去的也不过是叛逆那些事儿。

只要这份叛逆没有让你误入歧途,那剩下更多的谈资就是遗憾,而不是悔恨。

有些人遗憾没有叛逆到底,那个时候很多冒险的决定,说不准会是现在平凡生活的转机。可是要知道抵触一切的情绪一旦沾染,是探不到底的。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青春期叛逆的人儿把这一生最尖锐的一面朝向了一生中最亲密的人,因为纵使他们暴怒起来常常失去理智,也清楚的明白,这些他们拼命抵抗的人永远不会放弃他们。

口口声声的指责父母生活上对自己的忽略,歇斯底里的反驳他们对自己感情世界的不理解,每一次怒吼,每一次摔门,每一次冷漠睥睨,都是他们伤害父母时惯用的武器。

1

最近看了一期变形节目,是整个家庭的集体去改造自己。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矛盾,当然不是几期节目就能化解的。毕竟一个家庭模式已经在这十几年的相处中建构相对“完整”了,这个完整也许不健康,可是已经完成。

短期的环境置换,不可能轻易击碎它。

可是并不是说这样的环境置换没有意义,一个无处可逃的空间里,抛去了原有的很多生活概念,孩子能够见到不同面的父母,父母亦然。父母的唠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声,虽然依旧厌烦,可是这一次再也堵不住耳朵了。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只要还能听得见父母的叮咛,只要父母还愿意叮咛,这段叛逆的路就走不到底,也不需要走到底。

可怕的,是父母不再说,而你仍旧听不懂。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去直视自己和父母之间的矛盾。一些人选择用激烈的言语和动作来挣脱,一些人选择用冷漠致死的态度来隔离一切。

2

我选择了前者。

很多人说起自己的青春期,仍旧带着一脸的无辜,仿佛那个时刻所有咄咄逼人的气势,都是被逼出来的。

我想我应该不是被逼迫,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哑着嗓子和父亲争吵的我,多少是失控的。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易燃易爆炸的叛逆期,我把所有的怒气都留给了我的父母,争吵的累了倦了,便“砰”的一声带上房门。反锁,生怕他们闯进来“污染”了我的世界。

在我的成长轨迹里,父亲和母亲从来不愿意解释自己的行为,即便知道我误会了,他们从来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让我记住,让我牢牢的记住,他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可是哪有孩子会那么听话的记住,那么聪明的就理解呢?

渐渐的,我也有了这样的习惯,不管做什么都不愿意去解释,觉得只要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就好。

3

从来就不解释,从来也不低头,我和父母之间唯一的沟通,就是争吵。可是彼此间从来就不存在相互理解这层基础,这样激烈的沟通方式,做到的也只是把彼此越推越远罢了。

学习上无形的压力,和父母对学习好这件事的执念,常常让我觉得自己只是个读书机器,仿佛考不上大学我便不再是他们的孩子,这句话是我写在日记本上的。

从来只在难过的时候记日记的我,初三的那年写了满满的一本,每一页都写到父母,每一天的最后都画了一个丑丑的哭脸。那个时候我常常觉得自己的一辈子就是这样了,一辈子都要和父母这样无尽的争吵下去,很痛苦,可是我要一直这样下去,不低头。

可是叛逆期终会结束,没有一夜之间就长大,这个时期的过渡,也并不一定要经历什么大的变故。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忽然听懂了母亲一句话,看懂了父亲一个眼神,这些堆积好些年的怒气,也许瞬间就会变得轻飘飘的。

4

高一的一个下雨天,生病在家的我窝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床头矮柜上放了一杯冷透了的白开水,边上的一个小盖子堆着好几次要服的药片。

听到了母亲上楼的脚步声,我飞快的起身去反锁了门。然后就是很大声的敲门声,敲了很久很久,隔着门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大概持续了五分钟,我耐不住心里的焦虑去开了门,然后缩回了被子里。她没有来扯我的被子,只是走进来在床边站着,我不习惯她这样的沉默,带着诡异的怒气我突然坐直了身子。

然后看到了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我的母亲,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她看着我,一串很大颗的泪珠从她发红的眼眶里落了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的眼泪,放下水杯以后,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可是隔着门她哽咽的说了一句,“身体不养好我要你学那么多有什么用?”

那是我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学习不是最重要的这种话。我也不知道是她的眼泪刺激到了我,还是那句她从来没说过的话。

那天我没有记日记,我从来只在难过的时候记日记。

可是那天以后,每天放学我都会去运动场跑步。

5

没有哪个家庭是完美的,孩子不完美,父母不完美,可是作为孩子,我们唯一能让自己看上去完美一些的做法,就是不要要求父母的完美,接受他们所有不美好。

叛逆的过程或许就是我们劝服自己的过程,也许在这个过程里,父母也终于学会了如何接受一个叛逆期的孩子。

这是一个相互伤害相互接受的过程,如果不能避开,就坦然的先接受一个易燃易爆炸的自己吧!

如果有机会,就给曾经的叛逆一个告白吧

只要你的叛逆没有走进歧途,就还有说遗憾的机会,遗憾没有对父母表现的更亲密,遗憾没有打开房门多陪伴他们,也遗憾没有更早的听懂他们的唠叨。

也许你会有改变父母的想法,也许还会生出莫名的责任感,觉得自己也要给父母变个样,让他们变得更好。

可是,如果这种责任感只让你更加的沮丧和易怒·······

不如先接受所有的不美好,然后,再将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吧~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姜辰

      我希望啊,能够自由的飞起来~233

      然后,再去做一个骄傲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