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已关闭评论
  • 502 次
  • A+
所属分类:科普

2015年4月18日,一个中国基因科学家小组对83个人类胚胎进行了一次实验,旨在“修复”甚至“改善”胚胎细胞基因组。用于做实验的胚胎是否全部属于不能成活的胚胎?实验是否合乎道德规范且在限定时间内完成?实验结果如何?因为此类研究的相关信息很不透明,没人能够真正回答上述问题。

不过至少可以肯定,近年来“剪切/复制”基因序列片段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以至于当前的生物技术已经能改变人类个体的基因,就像人类很久前改造玉米、水稻和小麦的种子一样。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永生真的会给人类带来幸福吗?

超人类主义革命者是从“改善”的角度贯彻他们的逻辑的,把衰老与死亡看作病理或类似于疾病的不好的东西。

衰老和死亡毕竟也会带来巨大的痛苦,其程度之深甚至超过人的机体染病所带来的痛苦。

因此他们认为,在新技术允许的情况下,医学应该尽可能以根除衰老和死亡为目标。

自然,对抗衰老和死亡的计划激起了无数反对。

首先,在心理层面上:这么多空闲时间要用来做什么?

正如伍迪·艾伦(WoodyAllen)所说:“永远真的很远,越到后面越远。”

不正是我们对有限性的感觉、对时间的流逝和无法逃避的死亡的感知促使我们行动起来,摆脱天生的懒惰,推动我们去建功立业、创造文明的吗?

其次,在伦理层面上:在这些新的人对人的操控力面前,不同的家庭并没有均等的机会。

我们已经提到,长寿的代价将是昂贵的,贫富差距将变得越发令人难以忍受。

因为事关生死。

在人口结构层面上:如果人类不死,如何避免过度拥挤?该不该决定生活在一个没有孩子的世界里?该不该殖民其他星球?

最后,这会带来一个真正的形而上学的问题——人生的意义。

这个问题越发突出且不同于以往:无限期地活着意味着什么?一个与死亡无关或几乎无关的人生意味着什么?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电影《超体》

当然,目前尚无严格的科学实验证实科学已经战胜人类的衰老。

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此外,无论如何我们永远有死亡的可能,因为即使获得极长的寿命,我们总是可以因为自杀、意外或袭击而死亡。

但是以下假设还是合理的:假如有一天,哪怕是在非常遥远的未来,人的生命能够显著地延长,死亡更多地来自外部,就像祖母的茶具,总有可能被碰碎。

所以,马上未雨绸缪,思考永生不死的假设有朝一日成为现实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这种做法也不荒谬。

永生不死成为现实,会引发怎样的社会政治问题

第一个问题最显而易见,就是人口方面的预期后果。

如果没人死亡,或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正常活一百五十年到两百年,如何避免人口过剩?

除非殖民去另一个星球或不再生育,只允许生死人数相抵,目前还不清楚如何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银河系

我们还不得不艰难地承认,死亡对活着的人有好处。

我们难道真的愿意活在一个没有孩子的、拥挤的世界里,每个人只想着保住自己的性命,尽可能活得久一些?

第二个问题涉及社会层面:有关养老金的政治纷争肯定会变得大不一样,再没有人可以考虑退休——除非机器人替我们工作,除非我们不堕入终日无所事事极度懒惰的深渊——大家都知道这个致命的恶习能引出一系列恶行。

继续谈社会性和政治性的反对意见,今天世界上的贫富差距已经令人难以忍受,基因操控难道不会加剧这一不平等?

有人会说,差距已经存在,如收入差距比或者说财富差距比,目前已经是1∶1000。但我们在这里考虑的不是自己的汽车或房子比邻居好,而是生死问题。

由于延长寿命的成本很高,因此对穷人或富人来说问题的答案会大不相同。

显然,这会给社会政治层面上的平等问题增加具有争议性的新维度。

谁有权利活着,谁又有义务死去?

难道仅仅是钱的问题?

如果是这样,人们肯定要求机会均等,那如何筹资?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电影《超时空接触》

更糟的是,地球将不可避免地变得人口过剩,有点像克罗马农人与尼安德特人共存的时代,几种不同的人种将会共存。

那些接受了人机混合等各种形式的“增强”新技术的人,将比那些出于宗教原因仍然保持“人”原本特质的人衰老得慢得多。

可能——反正超人类主义者如此笃信——“修改”和“增强”后的人类更强壮、更能抗病甚至更聪明。

尼安德特人被更强的克罗马农人灭绝的历史会不会重演?即使不发展到那个程度,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那样的世界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在生物地缘政治层面上,如果极权独裁政权大规模改善他们的人口,使之优于他国人口怎么办?有些人已经这么考虑了,实行优生政策轻轻松松提高本国人的平均智商。

人是否有权不死?

让我们现在从政治和社会层面上升到道德、形而上学和宗教。

首先,在道德层面上,改变人的本质,是否如福山所说,颠覆甚至彻底毁掉了根植于人的“自然权利”中的人文主义伦理根基?

如果人的本质变了,随之而产生的道德怎么能不变?变成什么样?

岂不是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不清楚盒子里是什么,因此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比如最差的结果?

在形而上学层面上,赋予人生以意义和兴味的不正是死亡?

一支曲子、一部电影或一本书如果永不结束,还有意义吗?如果我们永生不死,我们还能不能行动起来?

我们会不会注定陷入完完全全的懒惰和最彻底的无意义?

在宗教层面上,窃取生的权利,就是窃取上帝独有的权力,因此犯下狂妄自大的罪过,是对上帝的最大亵渎,陷入过度和骄傲,不受限制的人会把自己当作上帝。

最后,人们可以实现超生物学意义上的永生不死这个想法——智能机器通过后人类代替人类,人类的记忆、人格被存储在U盘里——是不是很可怕?

尤其是当我们想到智能机器首先做出的决定可能就是——消灭旧人类时。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电影《黑客帝国》

最后这个假设,正是奇点大学当前的想法:有一天可以把我们的智力、记忆和情感存储在极其精密的机器里。

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这个假设是基于一种所谓“唯物主义”的哲学学说之上的,即认为最终人脑和配备有一个所谓“高级人工智能”的计算机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差异,前者只是比后者复杂一点。

因此,面对超人类主义革命,广泛一点来说,面对那些使之成为可能的新技术,我反复强调,关键词就是“监管”。

就像在生态、经济或金融方面一样,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力求规范、设置限制,应尽可能做到明智和细致,避免站不住脚的“全盘肯定或全盘否定”的逻辑。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

《超人类革命》作者:吕克•费希

但是,这一领域的规范难度超过任何其他领域,因为新技术有两个特点使之能够轻松逃脱普通民主程序的监管:发展速度极快,严格讲是以指数曲线急速发展,而且非常难以理解,更难控制。

首先,因为相关理论和科学知识一般超出政界人物和公众意见有限的知识水平;其次,因为其背后的经济势力和游说集团非常巨大,且不说过分庞大。

如果人类能不死,是好事还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