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 A+
所属分类:史料

alipay ad

烟草传布全球一事,17世纪已经有人注意到,但当时欧洲人无法知道中国会成为最大的抽烟国,中国人比英格兰人更想成为烟草的“指定继承人”。

19世纪有位走访中国的英格兰女士,理直气壮地批评中国人的抽烟嗜好,说中国人“像土耳其人一样爱抽烟”。这不是恭维。她认为抽烟无妨,但不能像土耳其人或中国人那样没有节制。

烟草从三条路进入中国

17世纪中国的读书人极力想弄清楚烟草的原产地。有人认为它原产于菲律宾,因为烟草是从菲律宾传到福建的。

有人怀疑菲律宾人“其种得之大西洋”——中国人以大西洋泛称欧洲人所来的遥远地区。有好几千年,福建人在马尼拉与西班牙人做买卖,知道西班牙人从名为亚美利加(美洲)的地方横渡太平洋过来,因而有可能知道烟草种子来自该地。

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烟草种植园

谈到对烟草的理解,在知识分子与平民百姓之间的认知落差方面,17世纪的中国和17世纪的欧洲一样的大。

事实上,烟草经由三条路线传入中国,分别是经葡萄牙人之手从巴西往东到澳门,经西班牙人之手从墨西哥往西到马尼拉,还有辗转经东亚数地进入北京。

第一条、第二条路线约略同时出现,烟草汇集澳门、马尼拉这两个商港之后,转进中国境内:从澳门进入广东,从马尼拉则进入福建。

17世纪初,抽烟习惯无疑已在中国牢牢扎根,因为撰文记述1625年“吉亚”号船难事件的亚德里诺·德·拉斯·科特斯登上闽粤两省交界处附近时,已发现中国人抽烟。

福建博得中国烟草故乡之名。

烟草由发自马尼拉的中国船运到几个港口,其中最重要的港口是闽南沿海漳州府的进出港——月港。

方以智是17世纪的杰出学者,对外来知识深为着迷,他推断烟草于1610年代传入福建,方以智认为漳州的马氏是最大的烟草加工商。

马氏的生意显然做得很成功,这种新产品如野火燎原般普及开来。“渐传至九边,皆衔长管而火点吞吐之,有醉仆者。”

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今日漳州月港

第三条路线的最后一站是华北,特别是北京。

北方人称烟草为“南草”,但是因为烟草从东北传入关内,有些中国人因此认为烟草原产于朝鲜。

1637年时,在北京最贵的两种烟是福建烟和满洲烟。

杨士聪就是在北京看到有人抽烟之后,怀疑抽烟习惯的出现和调派来京抵御满人的南方士兵有关——也是在北京看到野沙鸡时,联想到北方边境可能有事,满人就要入侵。

因此第三条路线是一条环环相扣而绝无人预料的路线。它依靠势力从巴西绵延到印度洋的果阿,再到日本的葡萄牙人世界帝国;从日本进入朝鲜的地区性贸易网;朝鲜半岛境内货物流通远及满洲的贸易网;满洲与中国之间的跨边境贸易来达成目的。

满人拿烟草与黄金、人参等商品和中国贸易,从中赚取丰厚利润,然后以这获利支持入主中国的大业,最后终于在1644年推翻明朝。

中国读书人认为烟草是一味中药

我们已经看到16世纪的欧洲人不得不提出几种说法来解释烟草这个东西的存在。

在17世纪的中国,也有人致力于同样的问题:理解这个如此新奇又陌生的东西。

以姚旅来说,这位少有人知的作家写了一部如今存世极少的《露书》。

他在《露书》的前半部略述他对古代典籍、文学的看法,在后半部则思索当代的事物,其中包括他对淡巴菰的看法。

姚旅认定读者不知抽烟为何物,解释“以火烧(烟管)一头,以一头向口,烟气从管中入喉。”他以酒醉比拟吸入烟气的反应,形容其“能令人醉”。

对于如此美妙的东西竟是不折不扣的舶来物,有些中国读书人并不是很能接受。他们倾向认为烟草原产于中国,于是翻索古代文献穷碧落黄泉,希望能找到烟草是中国之物的铁证。

例如诗人、画家吴伟业,对于“烟草自古未闻”这个普遍说法就无法释怀。最后他在《新唐书》里找到关于“圣火”的记载,据此证明中国人在5世纪就已在抽烟。所以他认为17世纪开始抽烟,只是重拾古代习惯而已。然而这当然不是事实。

那是吴伟业面对烟草舶来出身的事实借以自我释怀的办法——实则欲借由相信抽烟习惯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之物,以否认文化互化的事实。

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吴伟业

欲替烟草在中国文化里找个名正言顺的安身之地,更有效的办法乃是主张烟草在中药里可有一席之地,而在烟草传入中国之初,就有许多人那么主张。毕竟烟草能引起强烈的生理反应,那么何不将之纳入既有的药草体系呢?

例如姚旅深信烟草“能辟瘴气”。他还说将烟叶捣成膏状,抹在头皮上可去头虱。

方以智同意烟草具有药性,但担心其燥性太强,用之伤身。它“可祛湿发散,然久服则肺焦,诸药多不效,其症忽吐黄水而死”。

仕女文人的浪漫烟瘾

烟草最终摆脱掉人们从药理学和植物学角度所加诸其身的虚幻解释,有关吸食过量会呕出淡黄汁液的不祥预言也只是无稽之谈。特别是在禁令形同具文之后,中国境内抽烟人数大增。

17世纪末的上海散文家董含对这个现象感到好奇,他先指出在1640年代之前,福建以外之地,抽烟的人百有一二。

但是后来抽烟习惯扩及整个长江三角洲,先在城市生根,然后传入乡村,先流行于男性,然后女性也开始抽烟。

董含在世的时候,递烟招待宾客已是基本礼仪。至于这为什么发生,他是否也抽烟,董含未有说明。他只是一语带过,“习俗易人,真有不知其然而然者”。

上层妇女特别爱抽烟。

苏州的官绅人家女子,似乎从早到晚都在抽烟。她们的社交行程非常紧凑,要在繁忙的白天——特别是早上挤出时间满足烟瘾,就变成迫切之事。

苏州仕女要先抽几管烟才肯起床,如此一来,就会耽搁到繁琐但又必要的梳发、化妆。为此,她们叫婢女趁她们还在睡觉的时候,先替她们梳好头发,这么一来就可腾出起床前的抽烟时间。这个景象着实有些难以想象。

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清代仕女图

女性以符合自己习惯的方式,将烟管融入自己生活,男性亦然。

有地位教养的男子特别在意于让抽烟符合高雅喜好的要求。虽然他们嗜烟成瘾,但仍希望抽烟被视为有地位教养的人应有的雅好,而非贩夫走卒的习性。

雅士享用烟草的方式,必须有别于一般人。

他们替自己的抽烟嗜好做了另一番包装,其中一个办法就是把无法自拔的烟瘾解读为真雅士的表现。

雅士抽烟不是因为喜欢抽烟——毕竟每个人都喜欢抽烟。

雅士之所以抽烟,乃是因为敏感的本性使其成为“烟客”,也就是烟奴。

以这个烟瘾观为中心,文人雅士的抽烟文化发展成形,并得到诗人颂扬。

17、18世纪以烟草为题的诗,有数百首传世。

著名诗人沈德潜写了一组抽烟诗,把抽烟推崇为最高尚的消遣、最高雅的休闲,远非市井小民所能体会:“八闽滋种族,九宇遍氤氲。筒内通炎气,胸中吐白云。助姜均去秽,遇酒共添醺。就火方知味,宁同象齿焚。”

烟也反过头来赋予这位诗人一个意象,一个让他得以将抽烟与云朵、道家仙人所居的天界乃至宇宙——全是凡人无法体会之物—结为一体的意象。

陆耀在1774年写成《烟谱》,除了教人如何抽得优雅有品位,也翔实记载了各种抽烟习惯。“近世士大夫无不嗜烟”,陆耀这么写道,“……酒食可缺也,而烟绝不可缺”。

陆耀此书的主旨,乃是使抽烟成为雅好。为此,他列出好几份抽烟得体与不得体的清单:何时宜抽烟,何时忌抽烟,何时该忍住烟瘾,何时可抽烟而无失礼之虞。

中国人什么时候就开始抽烟了?

旱烟壶

清朝乾隆、道光年间的蔡家琬也写了一本《烟谱》,清楚列出宜抽烟的时机:刚起床时、餐后、招待客人时。

他也主张抽烟可促发写作灵惑,一如当时许多人所认为,“高轩作赋,濡墨吮毫,思路未开,沉吟独坐,熏服名烟,不无小补”。

陆耀的《烟谱》也提出许多实用的建议。

骑马时勿抽烟,可以把烟袋和烟管塞进腰带里,以便到了目的地后可以抽烟。忘了带烟的话,到时自己就难堪,但下马之前不要点烟。走在落叶上时,不是点烟的好时机,站在旧纸堆旁,也是一样。

陆耀还提出保面子的抽烟礼仪。咳痰或气喘未定时勿抽烟。如果几次点烟都点不着,就把烟管搁下,换句话说,别为了抽烟而出丑。

最后一个抽烟大忌,则是针对急于想逃开的社交场合。如果有客人来访,而你不希望对方久留,那就别递烟招待,以免他久久不走。

avatar

alipay ad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GLFore动平衡仪

      这方面中国应走在世界前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