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已关闭评论
  • 821 次
  • A+
所属分类:生活

在英雄联盟5周年的狂欢盛典上,网瘾BOY周杰伦带着他的地表最强战队,群挑韩国明星队。虽然遗憾败北宇宙天才队,同时段直播观看人数也是千万级,一起看童年偶像+电竞高手带你撸啊撸简直爽到飞起!

但在兴奋之余,突然觉得有些讽刺,讽刺的是别人家的网瘾BOY已经在直播带队打怪了,而有些人家的网瘾BOY却在为“作恶的网瘾”付出5毫安电流过脑的代价。网瘾到底是不是精神病?或许该“电”醒的不是孩子,而是父母。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在印象中,提到精神病想到的都是童年里可云的样子。但是当网瘾被视为一种精神病,这在大多数人看来都是大写加粗的荒谬。先不说我们这一代对网络的依赖,就连那些曾经觉得我们去趟网吧人生就堕落了的父母,现在不也相忘于广场舞江湖,整天抱着IPAD在家看剧、刷朋友圈、斗地主么。曾经谈虎色变的网瘾早已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和现代人的心理依赖。事实上,早在2009年卫生部就取消了网瘾是精神病的定义,也叫停了电击治疗。但是,七年间,这种戒网方法却仍在盛行。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你能想象超过5毫安电流过脑是什么感觉吗?我们平时被家用插座电一下都会骂娘,更何况是在太阳穴和指甲缝里插入8根导电针,被8个“盟友”强行压制下有节奏的放电。而这个节奏的变化取决于被电的孩子能否作对这些选择题:“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吗?”、“你有网瘾吗?”、“你想离开这里吗?”只要有一个问题答错,电光石火间就是一道贯穿大脑的“闪电”。网瘾尚不能被归类为精神疾病,又遑论用电击治疗网瘾?这些亲手将儿女“从网瘾少年变脑残少年”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想的?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可能有些人对于父母的印象是从许多的“不许”开始的。从刚出生时的不许哭、不许闹,到小时候的不许吃零食,不许出去玩,直到我们逐渐长大,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父母仍然有很多不许,不许晚睡,不许早恋,不许打游戏...这些不许是父母对我们的要求,也是对我们的控制。在孩子还没有形成健全的人格和行为能力之前,父母的控制是爱,是照顾,但是,当孩子逐渐形成自己的人格时,不容置疑的控制就容易变态为一种控制欲。一旦孩子偏离了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即使使用电击疗法,也会认为这是孩子不听话该付出的代价。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张旭同是当年在网戒中心“毕业”的孩子,他在网上回忆说,自己在网戒中心那段痛不欲生的治疗期间,最绝望的不是每次违反纪律被电到不能行走,而是有一次他在接受电击之前,看到母亲站在楼下,天有点黑,他没看清楚母亲的脸,只听见她喊了一句至今都令他无比绝望的话,“加大剂量,电死他!”张旭同回忆,支撑他在网戒中心坚持下去的动力是爱情。一有机会他就会偷偷溜去网戒中心的电脑房,打开女友的QQ空间,留下一句话“快出院了,等我。”没错,这里有一部分孩子仅仅是因为早恋而被父母们送进去电击的。

电击治疗网瘾是父母的爱吗?

在这个社会上,做老师会有教师从业资格证,做会计要有注册会计师资格证,做律师也要有律师从业证,就算开个挖掘机都得有蓝翔技校的毕业证,但是为人父母,影响别人一生的事,却从来不需要通过考试培训上岗技能。他们真的懂如何教育孩子吗?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他们接受能力强,对新事物容易产生好奇心,接触网络也是必然的,但是一旦形成无法戒除的网瘾,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家庭结构的失衡,父母对孩子是否有足够的关心和耐心,不要在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用一种病态去抑制另一种所谓的病态,为了平衡自己的控制欲,而亲手把孩子变成“上帝的发条橙子”。

电影《发条橙》片段

电影《发条橙》片段

还记得英国的一部经典犯罪伦理电影《发条橙》,男主人公阿历克斯是一个戴着圆顶黑礼帽,贴着夸张的假睫毛,一脸狞笑的不良青年。他的爱好就是边听贝多芬的交响曲边奸淫女性,在一次杀人行动中被抓入狱,而成为监狱正在试验的“厌恶疗法”的试验品。在治疗期间,医生强制阿历克斯观看大量色情、暴力影片。让阿历克斯对暴力产生彻底的厌恶。在这种方法的治疗下,他反而变成了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暴力欺凌下的弱者,却还大叫“我完全好了!”。这种强制治疗和网戒中心简直如出一辙。就如同电影中所讲的,人要有自己的选择权,善和恶都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强迫行善”和“强迫行恶”是同样不能被允许的。我们讨论的不是孩子到底该行善还是该行恶,也不是该不该有网瘾,而是“强迫”本身是否具有意义。外力的强迫使个体失去了自由意志,他的行为也就失去了意义。即使能戒除“恶”,也只是一个被上了发条的没有自我思维能力的行尸走肉而已。而拧动发条的这只上帝之手,竟是他们的亲生父母。